知否

咸鱼加文渣就是我没错了。
雷亮all,嗯……大概对小老师情有独钟?
目前还在成绩的边缘试探。
少年,听过“癌系文手”吗?过来了解一下。

【瞳耀】当白sir开启情话模式

tag事情不会再发生了,很抱歉。 

开空上乌云密布,偶尔还有闪电划破天空,周围的空气也似乎变得粘稠潮湿,粘在身上很不舒服。

此刻正站在落地窗前发呆的展耀,在听见雷声后才缓慢的回过神来,双眼紧紧地盯着地面,他的眼神时而空洞时而模糊,就像这窗外的天气一样看不透。

人们经常说他有一双让人难以离开视线的双眼,说就像宝石一样好看。展耀自然是知道的,他自然也曾暗自高兴过,也曾悲伤过。

这双眼虽然漂亮夺目,但是却也是罪孽。

不是吗?

他之前的样子……

展耀一想到之前催眠本的时候自己的样子,就面色痛苦地闭上了眼。

那时的他,不是展耀,而是他身体里的另一个恶魔……他真的害怕……害怕羽瞳...

【道个歉而已】

各位鼠猫,瞳耀党实在抱歉,因为才刚入圈不久也没有太过在意这个tag的事情,也不知道双圈这个样子。真的是抱歉,我,我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隔了一天没删是因为我刚刚才看见这些评论,我真的很不好意思,也是比较少上lof,真的是对不起,知道错了,下次再也不会这个样子了。真的很不好意思。已经删了,也感谢私信给我的各位,语气都很礼貌,真的是感谢。

嗯好,各位,在下真心对不起。希望能够原谅。

【瞳耀】他们

眼前一片黑暗,被人用绳子绑在椅子上的感觉绝对不会好到哪里去。
展耀微微皱起了眉,想要认出这里是哪里,但是双眼被蒙住无论如何也不会看清,他略带灰心的阖上了眼,脑海里不止一次想过羽瞳会不会在发现他不见了后去找他。
可是……
他心神一颤,在听到越来越大的脚步声后,他选择抬起头。
虽然这样根本无济于事。
很明显,那人停下了脚步,驻足于离他一米的地方。
来者并没有说话,但是展耀已经认出了他,原因来自于他身上万年不变的浓浓的烟草味。
“尤金。”展耀现在的声音并不如以往那样清亮,大概是因为很久没有说话的缘故,嗓音沙哑而低沉。
他笑了笑,说着他那并不标准的中文道:“小猫,你是怎么认出我的?”说着还响前伸手摸了摸他的下巴。展耀...

伽小:人偶番外【糖】

那个,我知道又ooc了,( Ĭ ^ Ĭ ),主要是小心涉世未深,心智不是太过于完善,伽罗是他最信任依赖的人。所以才会,嗯,乖巧,那时伽爷要求的嘛,好了好了,溜了.
伽小:人偶番外【糖】
“主人……”小心乖巧地坐在他的腿上,身上是个大大的黑色斗篷,直直的垂于地面,像一个潜伏在黑夜的幽灵。
伽罗笑笑,打断了他的话:“不是说了,平常称呼我的原名就好了。”他的语气近乎一种宠溺以及……痴狂。
小心点了点头。“是。”
伽罗明白,他在他被制造出来的时候,就已经失去了表情。这也可以是说,制造他必须所付的代价。
他低头吻了吻他的额头,然后说:“等会换件衣服吧,我做点饼干在后花园里一起...

【也青】突然而来的脑洞

人设二叔,ooc我的。

“老王啊……来来来把你的手给我。”诸葛青还是和以往一样的表情对着王也笑。

王也不知道为什么总是感觉今天这个诸葛青很不正常,虽然以前也有过,但是这一次他好像从他的笑容里看出了恐惧与担心。

“老青……”他微微眯起了眼,把他的手递给了他,只见诸葛青皱了皱眉,把右手放在他掌心,然后左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拖住了他的手背,只是几秒瞬间又收回来。

“你怎么了?”王也看见他手掌中的字有些疑惑地看着他,心跳在加速,隐隐约约的不安恐慌感在心底迅速膨胀。

老青老青老青诸葛青……

他在心底默念他的名字,生怕他会就此消失不见了。

而他,再也无法在这个世界找到他。

“王也……知...

【云亮】假如我很爱你

3月份写的。 日常浪…… 其实并没有写出云亮那种感觉。 当然也可以把它看做一首原创诗对待。

假如我很爱你

假如我很爱你,我会向上天祈求平安能够和你在一起。

假如我很爱你,我会走遍千山万水,然后把沿途的风景都送给你。

假如我很爱你,我会在你失落时俯身细语安慰你。

假如我很爱你,我会摘下枫叶然后把最美的情话写给你。

假如我很爱你,我会用最温柔的眼神注视着你。

假如我很爱你,我会奉献出自己的生命但也是只为了你。

假如我很爱你,我会把我的心事全都锁进梦里。

假如我很爱你,我会采下最香的桃花酿酒给你。

假如我很爱你,我会学一万种语言来说我爱你。

假如我...

【伽小】人偶师与人偶之间的羁绊

<瞎起名系列>

<很早以前写的玩意>

他伸手推开了沉重的木门,那门仿佛被白蚁啃食过过,已经不堪直视了。

但推开这扇木门的人并不在乎,空洞而冰冷的黑色眸子中,仿佛不在乎一切事物,像是黑洞,吸走了所有的光线,消失的无影无踪,没有半点回音。

他走进这间屋子,那里面散发着浓浓的霉气。

没有人愿意来这,可无心之人却“愿意”。

不是出于自己的“意愿”的“愿意”。

他四处扫视了几秒,直径走到了一个盒子的面前。

这个盒子已经有了霉斑点点,上面因为时光的流逝而积了一层厚厚的灰。

他有些笨拙的拿起这个纯黑的盒子,深入古井的眸子中有了一点光亮。

给这精致的脸上添了几分神采。

他拥有...

【云亮】一段过往,一封情殇

或许,他就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。

他的到来,总是会带来不幸。

就像天煞孤星一般,所有人几乎都在躲着他。

他知道,他的命运绝不是就这样发展下去的。所以,他将自己的心全部封锁起来,将自己的一切情绪全部抹杀。

他知道,想要得到人们的关注必须付出代价。

但他也不知道,在以后,这个代价太过于昂贵。

让他忍不住想要触碰到自己的禁区。

反复挣扎,最终无力陨落。

消失吧……这样……就好了……

诸葛亮当上了指挥官后就遇到了这里的上将,赵云。

从见面那一刻起,他就明显的感觉到,自己的某一处正在破裂,正在改变。

他很好,总是给人一种莫名却踏实的安全感,这是他小时缺失的东西,他想要珍惜这...

丫的敏感词,溜了溜了。

【云亮】病名为爱

此乃真·病娇,但是是不是你们心目中的,我也就不清楚了。

巨ooc,赵云黑化。

之前写的玩意。

咋说啦……

其实这篇故事的后续,嗯,其实赵云吧,他可能性格比较复杂,也因为诸葛亮的一些事情,让他性格变了一些吧。

大概。嗯。

我第一次写这个病娇,之前那个不怎么算,那个并没有体现出来,嗯。这个一样。

我写的啥子沙雕玩意【自我嫌弃】

病名为爱

诸葛亮只觉得眼前一片黑暗,什么也看不到,什么也听不到。像是进入了另一个世界,那里只有他……不,还有一个人。

他猛的扬起头来,耳边渐渐熟出现声音,最开始很模糊,到后来变得清晰,像有人拿刀子在玻璃上划过,让人忍不住开始远离、逃走……...

【云亮】病名为爱(短篇)

【这还是之前1月份写的,当时非常喜欢这首歌,于是便写了下来,其实病娇我也喜欢哦。】

【不过这篇短篇并没有体现出病娇来,是属于那种比较平和的文章。希望你们能喜欢。】


这一天,我们医院来了个奇怪的病人。

他是被他朋友带过来的。

当时我问他朋友,他到底得了什么病时,他什么也没说,只是摇了摇头。

我看到了他眼底的无奈。

他被送进了一号走廊尽头那间病房,而自从他来到了我们医院就一直冷着脸,什么也不说。不过时间长了,我们渐渐熟了,他偶尔会和我说几句话。

有一天我去给他送食物时,就问了我一直想问的问题。

“你到底得了什么病?我看你很健康啊……”

我试探着问他,可我只是看到他轻轻地...

【云亮】花落之时,重逢之日

第一次写仙君的文,不过也是老早写的了,拿出来晒晒。 咳咳,那个背景故事真是虐死我了。【吐出一口老血】 祝,食用愉快。


原皮云×仙君亮

我的劫因你而结,也因你而解。

我无法忘记你,就算是饮下忘忧水,也无法于我的脑海你抹去你的身影。

我本可以飞升为仙,但我不愿,只是因为我想要再看你这留存我们的点点滴滴的凡世。

也就是说,贪恋这红尘吧。

而身为仙君的我,本不该如此。可奈何命运把我的红线搭错了呢?

我自嘲的笑笑,眉头微皱地饮下了一小杯桃花酿。

唇齿留香。倒是醉人。

可明明以往这酒格外香甜,而如今……为何却满是苦涩呢?

不过,这倒是比忘忧的味道好很...

1 / 2

© 知否 | Powered by LOFTER